以债务人为中心:优化金融生态要害基因

正在向社会公开征求定见 的《商业银行金融资产风险分类暂行方法 》,与现行《商业银行借款 风险分类指引》相比较,确定了以债务人为中心的分类新理念,强调商业银行对非零售资产分类时,应以评价 债务人履约能力为中心,重点考查债务人的财务状况、偿付意愿、偿付记载 ,并考虑金融资产的逾期天数、担保状况 等因素。这对优化和校对 我国金融生态的要害 基因,具有基础性、方向性和现时性作用。

长时间 以来,我国金融资产风险分类,遵循以债务违约工作 为主导的原则和理念。无论商业银行的运营 过程,仍是 市场监管部门的管理规范 ,或市场各类债务人主体行为预期,在了解 、界定和处置金融风险资产时,围绕的是“违约债务工作 ”,存在债务人“形式上有而实质上缺”的状态,导致金融生态要害 基因——“债务人”缺位、缺失乃至 变异,影响金融生态全体 质效。

金融的本质是运营 和管理风险,金融资产风险分类体现金融本质的条件 性、基础性内容。我国经济是从高度集中的方案 经济走过来的,因为 债务人主体和市场类别相对单一,金融资产风险分类和管理以违约工作 为主导,相对模糊债务人与违约工作 之间的关系,具有前史 必定 性和存在逻辑性。但在经济总量快速增加 、开放程度快速增强、市场关系丰厚 、与全球经济往来 加速交融 的状况 下,作为主导金融生态的要害 基因就应优化乃至重塑。以债务人为中心的商业银行借款 分类新理念,本质上反映的是金融生态开展 到新阶段,对风险管理能力提出的新要求,对金融生态全体 质效优化提出的新方针 。

这是因为,缺乏以债务人为中心的市场基因,交叉违约作为金融生态“压舱石”的基础性原则 就不可能推广 或落地。“一处违约、处处违约、事事受限”是契约精力 的内核,更是市场手法 的要义。面对深重 的金融资产风险管理任务 ,面对凌乱的市场关系调整压力,要寻求更为合理的市场功率 ,必定 要运用“交叉违约”的市场底线手法 ,使风险管理主体在人格化中得到充沛 体现,市场化程度的深化 ,说究竟 就是市场主体人格化的深化 。

另外,缺乏以债务人为中心的市场基因,我国金融生态长时间 堆集 的过度担保“通病”就难以得到纠正。在以违约工作 为主导的状况 下,强调的是债务的接连 性,必定 呈现 债务链条中第一还款人(债务人)和第二还款人(担保人)顺序的倒置 或错乱,构成 不合理乃至 扭曲的市场关系与债务成绩,并堆集 债务人变异性的“还款意愿”,加剧 商业银行依赖性的“还款习惯”。以债务人为中心,矫正了金融生态债务的链条关系,能有针对性地根治因市场关系扭曲发生 的过度担保顽症。

以债务人为中心,体现的是风险资产趋势性管理能力。优化金融生态的底子 用意是防止 发生体系 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处理好“眼前”与“久远 ”关系。以债务人为中心的风险资产管理,管的就是久远 、本质和趋势。这次征求定见 稿,对债务人在一家商业银行债务呈现 5%以上不良、其他债务亦为不良的规则 ,以及债务人在多家商业银行呈现 5%以上逾期、悉数 债务亦为逾期的要求,就是以“人”为中心关于 风险资产的整体 性和趋势性管控,是工作规范 与工作方针 动态性与过程性的统一。

以债务人为中心,体现的是风险资产变化性管理能力。商业银行只有在变化中把金融资产风险管住了,金融生态基因中的“稳”因子才会越来越强。风险资产违约工作 具有多种体现 形式,发生的原因也多种多样。而任何风险违约工作 都必定 反映到债务人财务指标和市场行为变化上,盯住了“债务人变化”,就为风险资产变化管理提供了基础和条件。这次征求定见 稿,规则 重组借款 的风险分类,不搞“一刀切”即悉数 进入不良借款 ,开释 出了以债务人为中心的变化管理强烈信号,现在就看商业银行怎么 把政策新空间转化为变化管理新能力。债务人债务逾期90天以上且无论担保状况怎么 均应列入不良资产的规则 ,又体现了变化管理中的原则性。这既考验商业银行变化管理的打破 能力,又应战 商业银行变化管理的基础定力。

以债务人为中心,体现的是风险资产穿透性管理能力。金融生态中风险资产管理能不能体现穿透原则,是金融生态是否健康或优化的重要标识。这次征求定见 稿,将风险分类的资产规模 由借款 扩至承当 信用风险的悉数 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借款 、债券和其他投资、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项目中承当 信用风险的,比照表内资产相关要求开展风险分类。还规则 ,商业银行控制投资的资产管理产品或资产证券化产品风险时,应穿透至底层资产,按底层资产风险状态分类。对无法穿透至基础资产的资产证券化产品,按基础资产中风险分类最差的资产确定产品风险分类。这些规则 或约束具有极强的针对性。一方面,这能极大紧缩 商业银行在风险资产管理中的“漏出”空间,使通过不同资产置换点缀 不良资产的行为遭到 限制。另外一 方面,这也有用 堵塞了商业银行风险资产界定的模糊地带,突出风险资产管理的慎重 精力 ,并立体化、全过程地增多了商业银行管控金融资产风险的机遇 、体系 手法 和复合能力。